設為首頁 | 收藏本站
 
新聞詳情

女孩在高考前一天離家出走

 二維碼 2784
發表時間:2013-02-26 09:33

6月6日晚上12點鐘,睡夢中的我被一陣刺耳的電話鈴聲驚醒。電話是高三段長林老師打來的了,他說有一個叫陳曉雨的女生今天下午6點左右突然離家出走了,晚上9點多才在鼓山腳下找到她。經過2個多小時的勸說,她才勉強答應回家。至于她離家出走的原因,林老師叫陳曉雨的父母和我直接談。

   陳曉雨在高考之前離家出走!聽到這個消息,我感到有些難以接受,因為她居然不守我和她之間的“諾言”----幾天前,她還親口向我許諾一定會參加高考,沒想到她出爾反爾,臨陣脫逃。

   陳曉雨是我十分熟悉的一個學生,長得高高瘦瘦,戴著一付厚厚的眼鏡,說話有些孩子氣。她高一時曾上過我的心理素質課,也是我咨詢室里的???,經常問我一些有關學習的問題。陳曉雨給我的總體感覺是:比較單純、依賴性強,任性、敏感脆弱。

   進入高三,可能是因為學習緊張的關系,陳曉雨很少來找我。省質檢過后沒幾天,我又在咨詢室里見到陳曉雨,她精神狀態并不太好,坐在沙發上,耷拉著腦袋,神情中帶著憂慮。她告訴我:“我不想參加高考了,我沒有希望了,我準備明年再補習?!?/span>

   隨著交談的深入,我明了陳曉雨放棄高考的真正原因:進入上海財經大學國際法專業一直是陳曉雨的理想,她想當一名國際法律師??墒沁M入高三以來,她的成績卻一直在下降,幾個月前她還堅信自己能考上上海財經大學,可后來一次次考試失利卻讓她幾乎崩潰。特別是這次省質檢,她才考了480多分,雖然上了本科線,可離上上海財經大學所需的分數還差得遠。這次打擊是那么沉重,徹底葬送了她最后的一絲希望。理想的破滅了,讓陳曉雨陷入絕望之中,她無法接受這個現實,于是想破罐子破摔了,不想參加高考;此外,她還流露出對班級和班主任的強烈不滿,她覺得班主任對她不公平,對其他同學關心較多,對她關心很少,同學也經常嘲笑她;她還抱怨父母只關心弟弟,不關心她。

   “不想參加高考,明年補習”只是陳曉雨逃避現實、逃避學習的借口,我要讓她認清這一點。我與她一起探討了補習的利與弊,簽于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差,未必能承受高四的心理壓力,我建議她不要輕易選擇補習這一條路。

   陳曉雨無法接受我的建議:“那我怎么辦?現在離高考只有一個多月了,我無論怎樣努力也考不上上海財大!”

   我反問:“難道沒有考上上海財大,去一所一般的大學對你來說就沒有任何價值?”

   陳曉雨的“韌”勁又上來了,有些激動地說:“我不管,反正我一定要去上海財大?!?

   我給她潑了一盆冷水,我告訴她:“不說你能不能考上上海財大,就算你考上了上海財大,以你的性格和能力,和人交往都成了問題,還談什么當國際法律師!”

   我的話對陳曉雨起了作用,情緒慢慢平靜了下來,但顯得有些沮喪,。

   我與陳曉雨分析了現實情況,我建議她改變自我期望,不要一味追求高目標。接著我與她討論什么是成功。我告訴她:成功關不等于驚天動地,高考只不過是人生一次比較重要的選擇,但并不是唯一的一次選擇。上一所普通大學,未必就一點成功機會都沒有。我舉例說明:中國農業大學校長陳章良高考時只考上海南省一所“木薯大學”(很差的大學),但差的環境并沒妨礙他成為著名學者;被人尊稱為“世界第一CEO”的通用電氣總裁杰克·韋爾奇,他就讀的大學也只是美國一所普通的州立大學,但沒有妨礙他成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。一個人如果有積極的心態,他在哪兒都能成材。

   一周后陳曉雨又來找我,她要我轉告她的父母,說她恨他們。這令人感到意外,陳曉雨居然說出這種話!我找到她的班主任,讓他打電話陳曉雨的父母。第二天,陳曉雨的母親回了電話,說曉雨從小就被溺愛,現在脾氣變得很壞,動不動就對父母發脾氣。自從高三下學期以后,她經常歇斯底里大發作:發脾氣,摔東西,打罵弟弟,離家出走……家里人都怕了她,但又拿她沒辦法,因為高考時間臨近,父母怕出亂子,只好哄著她,順著她。父母為她買了新房,她不愿住,最近一直鬧情緒。

   原來如此!

   考前一周,陳曉雨給我打電話,她說她想自殺,要我趕快去見她,否則她就跳樓,她還要我陪她一起死。我知道她的歇斯底里又發作了,沒有理會。

   她氣極敗壞:“你不是心理醫生嗎,怎么見死不救?都有人跳樓了,你還無動于衷?!?/span>

   我知道她并不是真的想自殺,只不過想借機發泄壓抑的消極情緒罷了,于是開玩笑地說:“你跳好了,沒人攔你?!?/span>

   被我一激,陳曉雨反倒笑了。她告訴我她對高考沒有信心,因為這幾個月,她沒有好好復習過。

   我鼓勵她:不要最后一刻,千萬不要放棄努力,努力了就有希望。

   6月6日下午,陳曉雨情緒還算不錯,看完考場后還和表姐一起逛街買東西,5點多逛完街回到家,不知為什么 ,她又開始發脾氣,說不想參加高考了,還摔東西。父母勸了幾句了,她的火氣不降反升,最后乘父母不注意離家出走了。這可急壞了父母,他們趕緊報告段長和班主任。找遍了福州的大街小巷,最后終于在鼓山腳下找到了她。

   接受陳曉雨父母的請求,我給她撥了電話。接到電話,陳曉雨沒好氣地說:“你不要貓哭耗子假慈悲!這里沒你什么事,你不就是想勸我參加高考么?你和班主任,段長一樣壞,不要裝出一幅假惺惺樣子?!?/span>

   這個被寵壞的孩子,居然對我大發雷霆。我被惹怒了,大聲說道:“你以為我想打電話給你?不是因為你父母求我,我才懶得打,現在12點多了,我困得很,我明天還要參加高考監考!你參不參加高考關我什么事?你考上了對我有什么好處?你考上了大學,我又拿不到獎金,給你打電話我還要貼電話費。你不參加高考,對班主任、段長來說并沒有什么損失,只是少拿幾塊獎金而己,但對你來說意味著前途和命運……”

   被我一頓“臭罵”,陳曉雨囂張的氣餡沒有了,語氣緩和了許多。雖然,我也知道“罵人”并不太符合以人為本的心理咨詢原則。但對于像陳曉雨這樣被寵壞了的,自我為中心的孩子,醒醐灌頂比無用的安慰有效。

   陳曉雨心里服氣,但嘴還挺硬:“你說我不去考試,班主任和段長的獎金會少拿?那么我明天偏不去考,氣氣他們?!?/span>

   我開玩笑:“有本事你就去試,沒有人攔你,如果你不想拿你的前途開玩笑的話?!?/span>

   電話那頭是一陣沉默。

   “那我要是考不上怎么辦?這一個月來,我沒有好好復習?!标悤杂杲K于又開口了。

   “你不參加怎么知道自己考不上?如果你不參加考試,那就一點機會都沒有,如果參加的話,還有一半以上的機會……”先抑后揚,現在我需要做的是通過“揚”,幫助陳曉雨樹立對高考的信心。我分析她的優勢:雖然一個多月來,她沒有經過系統復習,但她的基礎好,考上一般本科大學還是有很大的機會。

   陳曉雨:“真是這樣嗎?我能相信你嗎?”

   我肯定地回答:“那當然,不信我們打賭:如果你考不上,你請我吃飯,如果你考上了,我請你吃飯客,怎樣?”

   “那就這樣說定了,我一定要讓你請客的,到時你可不許反悔?!?/span>

   一個多小時過去了

   第二天中午,陳曉雨的父親打電話給我說,早上陳曉雨去參加高考了。這是一個好的開始。

   高考終于結束了,有一天,我突然接到陳曉雨的電話:“你說過的話算不算數?我這次考了470多分,上了本二線……”

   聽到陳曉雨的話,我很欣慰,雖然我要花錢請客。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